四十九章

-

打鐵要趁熱,當晚魁哥帶我們去實地看了看,這以前是郊區荒郊野地的鬼都冇有,最近幾年城市發展太厲害,就這野地都成了新區。附近零零散散的都是建築工地,唯獨這座古墓附近,還冇有被開發。

魁哥也是焦急的說,哎,要是再不拿下說不定以後就冇有機會了。我們沿著舊盜洞下去,觀察了一下,我心裡就飛奔過一萬頭羊駝,

盜洞的儘頭赫然是一堵石牆!而且是整塊的石牆!不是那種一塊一塊砌起來的,是整個一塊巨石!這不是用鐵鍬,鋼釺什麼的就能打開。就是用炸藥,量少了都不見得能打開。

回到地麵,我把情況給魁哥說了一下,第一必須得重新打盜洞,這個位置不對,第二如果還用這個洞,根本冇有可能。就算用炸藥,那還不把盜洞直接給轟塌了。

魁哥想了想覺得我說的有道理,於是晚上擺上飯局,說大家邊吃邊聊,商量一下接下來怎麼辦!我心想真是個棒槌這種事,能邊吃邊聊嗎?這都是藏著掖著偷偷密謀的事啊。

到了晚上我就知道怎麼回事了,感情華建國這次真找了一群炮灰啊,這個魁哥充其量也就是個土炮加精神病。他手底下一群人也冇有一個精神正常的。我十分懷疑他們能存在到今天是祖墳上變成火山永遠爆發了吧。

飯桌上魁哥舉起酒杯說,咱喝了這杯酒,那就都是兄弟啦,我先乾了。我到無所謂,四哥倒是被喚起了塵封的黑道記憶,開始和魁哥吹牛逼。

到最後終於得出來一點有用的資訊。原來盜洞之所以打在哪裡是實在冇有其他地方可以打了,否則絕對會惹的周圍人注意。

想到這我也感到無語,到了晚上我們接著酒勁,再次去勘探了一下。

四哥拍著魁哥的肩膀說,小魁你放心,我這個兄弟就是我當年的軍師,那腦子,比諸葛亮,劉伯溫都不差,你放心他絕對有辦法!

我一陣無語,下了盜洞,仔細觀察了一下,上來後,我打了個手勢,撤!

到了賓館,我跟魁哥和四哥說,眼下就兩個辦法,一個呢就是冷熱法,找個噴槍燒,然後用帶冰碴的礦泉水潑上去,再慢慢挖就ok了。第二個就是用混凝土開孔機,一點一點往裡打,就是需要多準備幾個鑽頭和超長的電纜。

大夥想了想,覺得在盜洞裡燒火實在風險太大了!還是用打孔機吧。

可是如何拉電線,怎麼做到人不知鬼不覺就是個問題。

魁哥一拍胸脯說這個放心交給我了!什麼時候開工你們等我電話!

我和四哥也開始準備接下來的事情。

五天後我們接到了魁哥的電話。說是今晚是絕佳的機會。

晚上11點我們來到了約定地點,魁哥帶了三個得力手下,看上去還算正常,一個一直吸鼻涕,一個一直咳嗽,另一個留著小鬍子眼神一直賊溜溜的到處亂瞅。

四哥看了看他們,忍不住讚歎一聲都是極品啊!

魁哥笑著說這兩天工地突擊進度,晚上都是重型機械作業,我們就是用炸藥都不見的有人能聽見。

說完一行人來到了老盜洞附近,我給四哥使了個顏色,四哥會意的點了點頭。

流鼻涕的小弟熟練的爬上附近的電線杆,然後一陣搗鼓,就拿著兩根電線過來說好了!

這是?四哥疑問道。

魁哥笑著說偷電你們不會嗎?我和四哥麵麵相覷。

然後咳嗽的肺癆鬼,從工具箱裡拿出一個開孔機就下了盜洞,四周到處都是機械共鳴的聲音,我們在地麵上壓根聽不到一點動靜。到後半夜足足四個小時肺癆鬼纔上來說搞定了!

魁哥大手一揮,雞賊男揣著一個盒子就下了盜洞,約摸十分鐘示意我們都可以下去了。四哥拍了拍我的手,我明白他的意思。四哥說我在上麵放風,你們先下去,魁哥笑著說我懂!

我們下去之後我一陣驚歎,這群土炮真是享受型的啊,盜洞內兩根電線直通墓室,石牆上被開孔器打出了一個和盜洞差不多的空洞,裡麵有明亮的燈光,這群大神還在古墓裡通了電燈!一個100瓦的大燈泡,明晃晃的掛在墓室中!

進去之後我驚訝的發現,這群土炮了不得啊。這個盜洞竟然直通墓室!

我和魁哥還有一個小弟一起進入了墓室,進去之後我對魁哥說,你們這是誰定的點子,這麼準直搗黃龍啊!

魁哥說,其實吧,這個墓我們也不知道,之前有箇中年人說是知道附近有個墓,問我們敢不敢動?我們來到這後,這個盜洞也是那傢夥找的點位!不過後來那傢夥說自己身體不行了,就介紹了你們過來。

我理了一下思緒,感情是華建國從頭到尾就冇有露麵,找了一個人在中間調配資源!

想到這我又問,那個人你們怎麼稱呼他?魁哥見我這樣問,愣了一下,然後詫異的說我們就知道江湖上叫他洞哥!其他的還真不知道,江湖上的事情,都是規矩誰也不會打聽太多!

我心想這山炮能活到今天都是奇蹟啊!

藉著明亮的燈光,墓室內一覽無餘,透過盜洞,能看的出,墓牆是磚石結構,隻是在磚石外,又加了一層30公分厚的天然石塊!這顯然有一點的防護作用!

墓室挺高,我1.8米的個頭,跳起來才能摸到墓頂。左邊是封死的墓門,右邊是墓床。講真,我不覺得在這種工藝的墓室內能有青銅劍。

周圍的牆壁彷彿是當年還刷過牆,儲存的非常不錯,墓室中央離地麵墓床不到1米的高度有一具懸棺,懸棺的四角用鐵鏈牽引至墓牆的鐵環內。

魁哥有點害怕的說,這怕不是裡麵封印著什麼妖魔鬼怪吧。這造型我有點怕。

我一看他這種冇見識的樣子就想笑,不過這剛好可以利用。

四周看了看也冇有什麼東西可以裝青銅劍,東西應該就在棺材內。

其實這種懸棺是道教的一種獨特的下葬方式,鐵鏈懸棺也是道教獨特的入葬方式之一。茅山是道教的發祥地之一,道教茅山派的創始人陶弘景的墓中就有這樣的構造,陶弘景的棺槨就是被鐵鏈懸掛在半空中,墓室中刻著“遊太空與西神”等銘文,後來人自然認為這就是道教祖師秘而不傳的昇天儀式,於是這種奇特的入葬方式就被後世的道教弟子保留了下來。

難道這墓主人是個修道的,怪不得墓室內冇什麼金銀細軟,都是一些瓶瓶罐罐。

我嚇唬魁哥說,這不好說,說不定真有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,為今之計,先把棺材放下來再小心從事。

魁哥點了點頭!然後小弟從外麵拿進來一根消防斧,對著牆上的鐵鏈就是一頓砸!

不過我們都冇有頂住這傢夥該怎麼砸,這傢夥砸完第一根緊接著又去砸對角的鐵鏈,等對角的鐵鏈一斷,棺材突然翻了一下,棺蓋正對著我們!這會大家看清了棺材蓋上的八卦和北鬥七星等圖案!

魁哥嚇得一激靈,看著我說這棺材蓋怎麼這麼邪性!我一陣無語!

等第三根鐵鏈斷了,棺材重重的砸在地上,發出一聲巨響。聽著聲音棺材墜地的聲音應該是鐵包木的棺槨結構。

隨著第四根鐵鏈斷裂,整個棺材砸在了地麵上,我們打量著棺材,突然棺蓋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。

魁哥一把抓住我的手說,那個啥洞哥說你們是專家!我先上去那幾個編織袋和裝寶貝的東西。我看了看他做了個手勢,魁哥叮囑小弟,你在這幫忙,然後趕緊爬了出去。我走向棺材正在欣賞棺蓋上的突然,棺材蓋突然又嘎吱一聲,小弟直接瘋狂的爬了出去,嘴裡還喊著我去再叫幾個人

等他們出去我用手使勁一拉,棺材蓋就咣的一聲掉在了地上,裡麵的東西稀裡嘩啦散落一地。

那嘎吱嘎吱的聲音就是棺材落地墜落髮出的聲音!

一把和我褲管裡一模一樣的青銅劍,從滾落出來的屍體懷中掉了出來,我用最快的速度,完成掉包。然後就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也爬了出去。

魁哥見我空著手出來,趕忙問我情況怎麼樣?我裝作恐懼的說,棺材自己打開了,裡麵很多寶貝掉了一地!你們久久不下來,我就上來看看什麼情況,然後不斷地假裝擦汗,癱坐在地上表情呆滯。

魁哥一聽,鄙視的看了我一眼,趕緊帶著兩個人就下去了,等魁哥他們上來,四哥幫著趕忙裝車,忙活完了我們上車離開,在車上,四哥歉意的說,實在不好意思魁哥冇幫上什麼忙。

魁哥無所謂的說都是兄弟!這種話就不要說了,今天的東西也會分你們一分!你這兄弟怎麼樣了?

我裝作神神叨叨的說,那個屍體他從棺材裡掉出來的時候!很活人一模一樣彷彿就是睡著了,他張開嘴然後想說什麼然後就突然成乾屍了!

魁哥扭頭對四哥說你這兄弟回頭帶他去美麗都會大酒店瀟灑一下,壓壓驚!要不就帶他去醫院看看,我看得出你是個好漢,你這兄弟不行太慫了!

我們分開後,四哥趕緊給華建國打了一個電話,警方用了不到是3個小時,就將魁哥一夥全部抓獲了!追迴文物1000多件。對古墓進行搶救性發掘共出土文物6000多件!

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是一個明朝太監的墓!墓主篤通道教,一直追求長生。那柄青銅劍據說是修的重要法器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