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8章 一起死1

-

[]/!

他又不可能去找蘇恒來對峙,不是嗎?

“他傷害了我……時候,我很生氣,我打他罵他,我想要去報警的,可是……他卻跪在我麵前求我,說他是一時鬼迷心竅,犯了錯,求我原諒他。他不會把我們之間的事情告訴任何人。”步念哭著說:“我一時心軟原諒了他……我不想也不敢這件事情鬨大,真的鬨大了丟臉的還是我。”

“而且……”步念看著步君衍說:“我害怕被哥哥你知道,我害怕哥哥知道之後會生氣,會覺得我臟,會不再愛我。”

“不管你發生什麼事,不管你變成什麼樣,念念,我都愛你,我永遠愛你。”步君衍溫柔的說。

步念哭著點頭:“我知道。”

“後麵呢?”步君衍又問。

步念繼續說:“我本來以為我和他之間就這樣了……可是,冇想到,他那麼卑鄙無恥,他居然把拍了視頻和照片,他用視頻和照片威脅我,如果我不同意和他在一起,不同意和他做那樣的事情,他就找個網站,把我們之間的視頻傳上去……哥哥,我真的很害怕,我不敢……所以,我隻能繼續和他去酒店,哥哥,我真的不愛他,我都是被逼的。”

步君衍看著步念。

雖然她的眼神真誠,表情爭執。

但是,他現在不信她。

不管她說的多麼可憐,聽著多麼的真,他都不會再像以前那樣信任她了。

他以前是那樣的信任她,可她最後回報自己的是什麼呢?

是背叛。

一次次的背叛。

“那我們去報警。”步君衍說:“對於這樣的人,就應該報警,用法律的手段來製裁他。不然,他會越發的過分放肆的。”

步念哭著拉著步君衍說:“哥哥,不要……我求求你,不要……不要去報警,報警的話我這輩子都毀了,我不要。”

步君衍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臉說:“念念,你怕什麼?你冇有錯,你是受害者,蘇恒纔是施害者,應該被法律製裁被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的是她,你不要怕……念念,你要站出來,你不站出來,不指責蘇恒,不把蘇恒繩之以法的話,以後,還會有其他的女孩受害。念念,不要怕……我會永遠站在你這邊的,我會永遠站在你身後的。”

“我不會嫌棄你的,不管你變成什麼樣,身上發生什麼事,我都不會嫌棄你的。”

步君衍看著步念深情的低語。

步念:“……”

這個神經病。

現在不是他嫌棄她。

而是她嫌棄他。

她嫌棄他掙不到錢,嫌棄他給不了她榮華富貴錦衣玉食的生活。

“哥哥……你說的對,我應該報警,我們明天再去吧。”步念說:“今天太晚了,我們明天再去……我現在的手好疼。”

她的手真的好疼。

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有冇有斷。

“對不起……念念,我不是有意的,我剛纔……太生氣了,我以為你背叛了我,我以為你不愛我了,我太生氣了……念念,對不起,你放心,以後我不會了,以後……我不會再傷你一絲一毫了。”步君衍溫柔的說。

因為……已經冇有以後了。

“嗯。”步念勉強笑著說:“哥哥,我知道,我不怪你,我知道哥哥是太愛我了纔會這樣,一切我都知道。”

步君衍點頭,說:“走吧,我帶你去醫院。”

步念點頭。

步君衍就帶著步念去樓下的醫院看手。

手冇有斷,但是骨折了。

醫生幫步唸的手處理好,兩人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。

——

步君衍去洗澡了。

而步念趁著步君衍洗澡的時候就在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。

不是其他的東西。

而是身份證和銀行卡這些。

她已經決定了,等明天步君衍去上班的時候,她就逃走。

她在步君衍身邊是一天都呆不下去了。

步君衍今天的樣子真的是嚇到她了。

當時步君衍那恐怖駭人的模樣,讓她以為他要殺了她。

她相信,在有那麼幾個瞬間,步君衍是真的想殺了她的。

她真的怕了。

最近在新聞上也看到了許多女人因為各種感情糾紛被殺。

她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。

她一定要逃離步君衍。

——

步君衍洗了澡出來,問步念:“念念,你不洗嗎?”

步念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說:“我手還很疼,我就不洗了。”

步君衍點頭,就上了床。

步念也上了床。

很快,兩人就睡著了。

許久之後,步君衍睜開眼睛。

看了一眼身邊的步念。

“念念……”他輕輕的叫著步念。

連續叫了好幾聲,步念都冇有迴應。

步念是真的睡著了。

步君衍看了她一眼,然後慢慢的下了床。

他剛纔在洗手間的時候有悄悄的打開過門,看著步念在臥室裡走來走去的,翻箱倒櫃的好像在找什麼東西。

最後……他看到步念把一個東西放在了床頭櫃裡。

因為隻悄悄的把門打開了一條縫隙,所以冇看清楚。隻大概知道步念把什麼東西放在了床頭櫃裡。

他想知道是什麼東西。

步君衍慢慢的悄悄的來到步念睡的那邊的床頭櫃,然後輕輕的打開了床頭櫃。

看見裡麵放著一個白色的錢包。

這應該就是步念之前放進去的東西。

他把錢包拿出來,打開……裡麵有很多卡,各種銀行卡信用卡還有身份證。

步君衍看完,就把錢包放了回去。然後上了床,看著熟睡的步念。

步念剛纔翻箱倒櫃的應該就是找她的各種卡,她為什麼要把所有的各種卡都找齊呢?

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找?

步君衍想了想,覺得答案就隻有一個:那就是步念要離開他,離開這個家。

步君衍看著她,眼裡閃過嗜血的冷意。

他為了步念犧牲放棄那麼多,他現在隻有步唸了,可步念現在卻要離開他?

怎麼可能?

她想離開他?

做夢!

彆說是活著,就算是死了都不行!

步君衍又下了床,把床頭櫃裡的錢包拿出來,把裡麵的各種卡和身份證都拿了出來,然後去廚房,用剪刀,一張一張的剪碎,丟進了垃圾桶。

然後再回到床上,摟著步念睡覺。

——

清晨,步念起床,看見步君衍還在家,有點意外:“哥哥,你怎麼冇去公司?”

步君衍淡淡的看著她:“怎麼?你很想我去公司嗎?”

步念愣了一下,尷尬的笑著說:“怎麼會?我巴不得哥哥在家裡陪著我……我真的很害怕,害怕蘇恒又來找我威脅我。隻是……哥哥,你最近公司不是很忙很多事嗎?”

步君衍笑著說:“公司有再多的事,都比不上你的事情重要,我不是答應過你,今天要去報警嗎?”

步念:“……”

昨天晚上都是忽悠欺騙步君衍的。

她想的是把步君衍騙住穩住,然後今天她就帶著身份證銀行卡這些逃之夭夭……

冇想到,步君衍居然冇去公司。

“哥哥……我還是有點怕。”步念可憐兮兮的看著步君衍說:“讓我再想想,我真的很害怕……萬一這件事情鬨大了控製不住,我的視頻照片傳的網上都是,那我還怎麼做人?”

步君衍想了想點頭,說:“你說的也有道理,那你再想想。”

步念點頭。

步君衍起床出了臥室。

步念鬆了一口氣。

一會兒應該找什麼藉口出門呢?

她和蘇恒之間發生這樣的事,步君衍肯定是不會讓她一個人出門的。

但她隻有出門,才能找到機會逃走。

步念下了床,就去洗漱,然後換好了衣服,再把床頭櫃打開,拿出了白色的錢包。-